Hi~新朋友,记得点蓝字关注我们哟




人福医药拆解给施宣集的7000万究竟是什么用途?而施宣集因何又能连续两年卖两家药企给重庆医药?三者之间究竟是毫无瓜葛,还是有着某种特殊的联系?

日前,人福医药公布了2020年半年报,根据人福医药半年报,该公司其他应收款合计11.59亿,按照欠款余额排名,前五名中已经没有了深圳市集利企业管理有限公司名字。而2019年年报显示,深圳集利排第五位,欠人福医药7105万。当时财报备注的款项性质为“非备用金”。


深圳集利此前名字是深圳前海椰子金融信息服务有限公司,是P2P平台椰子理财的运营方,2018年9月改为现在的名字。


其实无论2018年年报,还是2019年半年报中,排在“欠款”第五位的一直是四川好仁堂医药连锁有限公司,欠款金额也一直稳定在49,787,764.52元(4978.78万元),直到2019年下半年突然被深圳集利“顶替掉”,不过在今年上半年,四川好仁堂终于又重新恢复了自己“第五大欠款方”的地位,金额仍然是49,787,764.52元。


人福医药2019年年报


人福医药2020年半年报


一家医药公司因何突然与一家P2P平台运营方产生了高达7000万的业务往来?人福医药并没有披露。这部分欠款是已经全部归还,还是部分归还也不得而知。


但由此牵连出来的可能存在的隐秘交易,却不得不让人警惕。


一家已经挂掉的P2P


椰子理财2015年上线运营,主打医疗、母婴和建筑行业的供应链金融。根据百度百科显示,2016年11月,椰子理财成交额突破5亿元。2017年11月,椰子理财CEO吴泽泳接受媒体采访时曾对外宣称,椰子理财累计成交规模已达到15亿,并获得了A轮5000万融资。椰子理财还曾冠名芒果TV的《变形计》,开展“一元梦想基金,点亮大山的梦”的慈善活动。


不过目前,椰子理财官网已经无法打开,而其官方微博在2018年3月14日发布了最后一条内容后,就再也没有更新过。种种信息显示,椰子理财已经悄无声息的挂掉。


企查查显示,椰子理财运营平台深圳前海椰子金服早期股权结构为吴泽泳持股85%,深圳市好乐家控股投资有限公司持股15%。吴泽泳虽然一直以椰子理财CEO身份示人,不过跟很多P2P平台一样,其大概率只是代持股份的马甲。


椰子理财CEO吴泽泳


2018年9月,前海椰子金服改名为深圳集利,吴泽泳退出,施宣集从后台走到前台,变更为实际控制人,并出任董事长和总经理,深圳好乐家“实际控制人”高宝珠出任监事。


记住这个深圳好乐家,下面它还会多次出现。


目前,深圳集利股权结构为施宣集持股99%,高宝珠持股1%。



深圳集利宣称在医药领域有着深厚的经验,而这源于施宣集曾经在医药领域多次“高超”的资本运作。


一个人把两家药企打包卖给重庆医药


宁夏众欣联合中信医药有限公司成立于2002年,生产化学原料药及生化药品等,2017年3月,经过多次股权变更,深圳好乐家成为控股股东,持股70%。对,就是上面参与了椰子理财运营的深圳好乐家。施宣集也进入了宁夏众欣董事会名单。


在深圳好乐家入股宁夏众欣一年后,深圳好乐家的股份悉数被重庆医药(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收购,宁夏众欣也改名为重庆医药集团(宁夏)有限公司。



当然,施宣集与重庆医药的生意不仅此一单。


四川宜宾科伦医药有限公司成立于2007年,2008改名为宜宾众生医药有限公司。2017年3月,施宣集携深圳好乐家进入宜宾众生医药,深圳好乐家成为宜宾众生医药持股90%的大股东。施宣集也成为宜宾众生医药的高管。


仅仅到了2017年年底,深圳好乐家这90%的股权又悉数转让给了重庆医药,公司名字也改为了重庆医药集团宜宾医药有限公司。施宣集也退出了高管名单。



如此说来,施宣集确实在医药领域玩得666,前脚收购,后脚重庆医药就接盘。


2017年12月26日,重庆医药大股东重庆建峰化工(000950.sh,现已更名为重药控股)曾公告了这一交易信息,并明确表示“交易方深圳好乐家与公司不构成关联方,本项目不构成关联交易”。


公告披露的信息显示,此次90%股权的交易金额为2.018亿,也就意味着宜宾众生医药估值为2.242亿。截止2017年8月31日,宜宾众生医药总资产为1.94亿,营业收入为2.58亿,净利润为852.65万元。


宜宾众生医药业绩


双方也签订了业绩“对赌”协议,但是此时深圳好乐家与施宣集已经全身而退,而完成业绩“对赌”的这一重任就落到了另一个持股10%的小股东——拉萨市素问生物科技有限责任公司身上。


根据“对赌”协议,由拉萨素问对宜宾公司2017年-2019年经营业绩向重庆医药做出业绩保证,业绩保证金为4190万元,2017-2019 年净利润分别为:1932.30万元、2183.50万元、2467.36万元。拉萨素问实际控制人罗云、王骏、向南萍及其关联公司四川众生投资有限公司作为担保人承担业绩承诺连带责任。拉萨素问主要是宜宾众生医药原股东持股平台。罗云曾是四川众生投资董事长,王骏与向南萍也是四川众生的股东。


此后,在2018年和2019年年报中,重药控股也没有披露宜宾众生医药的业绩信息,是否完成业绩目标不得而知。不过2019年年报中,重药控股披露,对包括重庆医药集团宜宾医药有限公司(也就是宜宾众生医药)在内的4家公司的商誉合计计提减值准备4514.82万元。


2020年4月17日,重庆医药集团宜宾医药有限公司法人代表变更为向南萍。


对于重庆医药收购宁夏众欣一事,未见重药控股进行披露,交易细节也不得而知。但是连续两年之内入股两家药企,并突击卖给同一家上市公司,也着实罕见。


人福医药与重庆医药的生意


其实,把药企打包卖给重庆医药的不仅仅有施宣集,还有我们开头的主人公——人福医药。


2016年,人福医药入股成都万隆亿康医药有限公司,以3.5亿元收购70%股权,并更名为四川人福医药有限公司。


2020年8月,也就是本月,四川人福医药股权发生变更,重庆医药接盘了人福医药持有的全部股份。8月5日,人福医药曾经公告了这一信息,以3.62亿元将持有的四川人福医药70%股权转让给重药集团。



向南萍(对,就是曾经跟施宣集一起把宜宾众生医药卖给重庆医药的向南萍),也进入到了四川人福医药高管名单之中。


尾声


施宣集、重庆医药、人福医药……


人福医药拆解给施宣集的7000万究竟是什么用途?而施宣集因何又能连续两年卖两家药企给重庆医药?三者之间究竟是毫无瓜葛,还是有着某种特殊的联系?


或许只有两家上市公司能够回答。



声明:文章不构成投资建议,转载请注明出处。
“科技金融在线”专注科技金融领域独家报道
致力于为广大读者提供最有价值的科技金融信息

本文仅作为知识分享,不构成任何投资建议,任何人据此做出投资决策,风险自担。
爆料/投稿/合作,请联系(微信号:15311548168)
上一篇: 东北人从小吃到大的黑暗美食,是南方人得不到的快乐
下一篇: 神仙打架?这游戏所有人都戴上了灭霸的手套

热门推荐

精选推荐